分類:桃園全套個工

桃園全套個工-外約汽車旅館

桃園全套個工

世人議論紛紛.知道秦始皇修長城的多,知道秦始皇的長城是將燕國,趙國等各國地長城連接在一起的並未幾,而明清時代也修過長城的事兒,更是少有人知.因此當這幾個女生嘰喳議論時,不少乘客也好奇心起……

“師傅,泊車,泊車."楊悅溘然向

桃園全套個工

大巴司機叫道.見大家有些不解地凝視著自己,楊悅微微一笑道:"看,那有塊石碑,下去看看.沒准上面刻著修造時間."

順著她的指示,果見一個跺口下有塊石碑,眾乘客紛紛響應.很多人坐了一路已十分倦怠,主張下車去透透氣,有人甚至說要下車"利便"一下.司機師傅無奈,只好泊車.楊悅等幾個女生率先飛快的向長城沖去.

與八達嶺的長城比擬,這裡地長城顯然年久失修,或者只能叫殘垣頹壁,有的地方只剩一面牆,甚至只剩一道牆印,上面已長滿青青綠草,只大致能看出長城的影子.在一個垛口腳下,立有一座碑,很小的

桃園全套個工

石碑,碑文已看不太清,但斷斷續續能看出"明正統二年….…又於西北築上關城.天順二年…….戍守.嘉靖二十五年……."

原來是明代長城.

天高雲淡,望斷南飛雁,"不到長城非好漢"!多麼雄壯的句子,但面前的長城卻令幾個女生頹然喪氣.

“可憐,

桃園全套個工

這兒的長城怎麼沒人修葺呢?"幾個小女生意猶未盡,還在議論它.

“修它乾麻,現在長城又沒什麼作用."有人不認為然.

“怎麼會沒作用呢?最少可以設個旅游景點."

“古人很

桃園全套個工

好笑,怎麼會想出這麼笨的法子,區區一道城牆便能擋得住外敵?要我說秦始皇是個笨蛋.""老四"白艷靈拿眼飄著"老五",嘴角愉愉笑著說道.

其他幾個女生也同時咯咯笑起來.由於她們平日談論古代君王的文治武功,楊悅最為崇拜地是"秦始皇",甚至說過"要嫁就嫁秦始皇".因此大家送她外號"秦始後".原本是小丫頭電影們暗裡說笑,不成想被傳了開去.楊悅乾脆變成"保皇派",誰要在她眼前說秦始皇的不是,便是有架吵了.

果然,楊悅當即反駁道:"今人如何能了解古人之用意,徒枉自菲薄."

“我看這長城也笨得很,恐怕沒什麼作用."其他幾個女生笑著齊聲道.

“頭發長見識

桃園全套個工

短."楊悅笑罵道.

“你頭發比誰都長."眾女生抱成一團與楊悅對壘.的確楊悅一頭長發由由然披於肩後,其他同伴不是紮了辮子,便是短發,果然數她頭發最長.世人聽她們斗嘴,不由莞爾.

“好吧,今天非得讓你們心服口服."楊悅輕輕一笑,說道,"你們說長城沒作用是吧?為什麼?"

“一道城牆,能起多大作用.","一個炮彈過來,不外是一把炮灰."

“你這是熱刀兵時代的

桃園全套個工

想法主意."楊悅擺開一幅與世人雄雄大辯的樣子,"冷刀兵時代,穿越如斯高的城牆絕非易事兒,更何況不遠處便有官兵拒守,自是易守難攻.中國古代漢人向來善於守城,現代人根本無法想想得出古城牆對於守城的作用;第二,真有外敵來犯,長城便是一個信息高速公路,迅速把動靜傳遞開來,燃燒狼煙的事兒,不用我多說吧;第三,長城仍是聚兵的高速公路,至長城腳下,修有直道,戰時能迅速調集兵力,直達長城;第四,我以為長城本身就是一條高速公路,將士可從這條高速公路上直接前去馳援;第五……"

不等楊悅說完,白艷

桃園全套個工

靈叫道:"好,好,好,你有理,就算長城有非常巨大的作用.可是勞民傷財,修築長城死了多少人?也是弊大於利."

桃園全套個工-全套外約妹

桃園全套個工

王快樂",可惜竟無法想出下聯.直到行至此處關口,恍然而得:"龍過龍泉龍泉清".這龍泉便是這裡的"龍泉關".

逝者已矣,雄關仍在.只可惜已是殘

桃園全套個工

垣頹壁,雜草叢生.僅看到一條蛇形牆基在山巔河谷行走.

一輛自北京往五臺山的大巴,正蹣跚在長城嶺的"十八盤"."之"字形的彎路在峻嶺陡峭中,坎坷蜿蜒蛇行,直上直下,一面是懸崖,一面是山壁.乘客跟著大巴的顛簸,一路驚心動魄.穿過一處剛剛被雨沖壞的路面時,大巴的右後輪幾乎懸空而過,嚇了司機一身冷汗.

幾個二十來歲的女孩,卻按捺

桃園全套個工

行至阜平縣不得不下了高速,轉入國道.

一路走來,幾個女孩不時指著窗外,大叫:"這是桃園三結義之地"……"這兒是荊軻當年別燕丹的地方",那裡是"堯帝故鄉",……同車的旅客,不勝其煩,不外每到此時,又覺得這群小姑娘也不是全無好處,權當給大家當了一路導游.

其中被稱作楊悅的女學生,指著山嶺,叫道:"老大,看那兒,那是長城,是古長城."語氣頗為喜出望外.大家順著她指的方向望去,果然看到一段破舊的城牆伏在山嶺峰巔.

“怎麼這裡還有長城?"被

桃園全套個工

稱作"老大"的,實在不外是個弱小嬌嫩的女生,只是在同寢室裡春秋最大,因此慣常被室友稱為老大,其它室友按春秋大小則依次排為老二,老三,老四,老五……楊悅是室中老五,一路上就她最愛發表"高論",對各地歷史景點也最為熟稔.

“這裡會有長城?"其他人都沒看到,都有些不信,齊聲驚疑地說道.

“不會吧,長城會這麼矮小?"也有人表示懷疑.也難怪,順著楊悅的手指,大家看到不外是一條剛剛被青草籠蓋的綠色長壟,看不到任何長城的影子,只是那綠色的長壟比附近的草高出很多,分明是長在一條長長的"臺階"上,而那臺階假如不是仔細看,幾乎看不出來.

“剛纔過了一個關口,一定是長城."楊悅對大家的質疑一點不放在心上,固執地說道.大家這纔想起的確剛纔過一個"洞口",不外那也叫"關"?不外是一堆破襤褸爛地堆垛成一個橋洞……想想山海關,居墉關何等宏偉,那個破橋洞怎麼也無法讓人相信它便是讓中國人自豪不已的"萬裡長城".

“是長城,剛纔那個村子叫’龍泉關」,這兒叫’長城嶺」,過了’長城嶺」就進山西了."大巴司機接口道.世人不再懷疑,即然地名都叫長城嶺,跟長城天然一定沾邊了.只是這長城與大家想象中差得太遠了,不免有些絕望.

已有人笑道:"哈,這就是長城?夠破的."

“原來萬裡長城從這裡

桃園全套個工

經由啊."也有人感觸.

“這是秦始皇修地長城嗎?"有人起疑.

“我看不像,也許

桃園全套個工

是戰國時候的燕國或者趙國,也或者中山國修的吧."

“也保不准是明清長城"

桃園全套個工-外約激情妹

桃園全套個工

“長城外,舊道邊,芳草碧連天,晚風拂柳笛聲殘,夕陽山外山……"

蘇格蘭民歌,配上中國的詩

桃園全套個工

詞.李叔同依著"情誼天長地久"的曲子填的這首《送別》,大概畢業的學子們沒有幾人不會唱.然而此時從幾個女學生口中的哼出此曲,並非由於要送別,因而嘻嘻哈哈沒有一點傷感……

太行山深處有一個叫做"長城嶺"的地方,有個關口叫做"龍泉關",此地名不見傳,好像是萬裡長城上的一段,但即便是當地人也不太認為然.這便是當地人也不太認為然.這裡其實是與傳說中的長城大不相同,除了地勢險要,和那如蛇一般爬在崇山峻嶺上的一縷兒牆基,找不到萬裡長城,威威雄關的一點影子,更與八達嶺,山海關不成遑論.然而此地裡其實是與傳說中的長城大不相同,除了地勢險要,和那如蛇一般爬在崇山峻嶺上的一縷兒牆基,找不到萬裡長城,威威雄關的一點影子,更與八達嶺,山海關不成遑論.然而此地自來是西去五臺之門戶.相傳,康熙八次去五臺山均由此途經,並且當地至今留傳著很多康

桃園全套個工

熙軼事.

傳說,當年康熙走到此地人困馬疲,口渴難耐.可惜前不著村,後不著店,眾侍衛無認為計.康熙說道:"在這兒挖眼泉來."眾臣僚說:"山這麼高,怎麼能挖出水來."康熙卻道:"我說有水就有水."話言剛落,康熙的寶馬

桃園全套個工

一腳踏下,竟然刨出一汪清泉.故名曰"馬刨泉",至今當地還有這個叫做"馬刨泉"的地方.

康熙覺得十分的困倦,看到不遠處庶民的地裡種著煙葉,便讓侍衛們去取些煙葉來.眾侍衛說道:"長在地裡的煙葉是濕的,怎麼能夠燃著."康熙說道:"我說點得著就點得著."侍衛無奈只好取來,果然康熙一點就著.從

桃園全套個工

此,此片土地所種出的煙葉,不用曬也能燃著,除去此地,相鄰的地便不能夠.這叫做"金口玉律"的"御封"過的,自是寶地.

康熙在途經當地的"王快鎮"

桃園全套個工

時,曾得一上聯:"王至王快

桃園全套個工-優質外約網

桃園全套個工

心.只是麗人對和尚,只怕並非為情,只不外迷戀和尚的一副皮囊而矣."

辯機自從與高陽公主相好以

桃園全套個工

來,逐日在佛與俗之間掙紮,即同心用心向佛又抵抗不了高陽公主的誘惑,甚至知道高陽公主並不是真心愛自己,卻仍舊不能從中解脫,內心深處實是萬分的痛苦.卻又不敢向任何人訴說,逐日受的煎熬實比與高陽公主一起的歡愉還要多些.見楊悅並沒有因高陽公主的事兒而鄙視自己,反而苦苦挽勸,心中十分打動,說道:"公子對和尚的恩情,和尚萬死不能相報."

楊悅搖搖頭,說道:"和尚,你本來纔華橫溢,若只心向佛,只怕你的造化不僅僅如斯.如今你拜在玄奘法師名下,更應該仔細研究佛法,以有所成就.何必苦苦迷戀於一個淫蕩女子,到最後……反而一事無成."楊悅本待要說,到最後

桃園全套個工

被李世民正法,臨時纔改了一事無成.

辯機見楊悅苦口婆心,不願讓她絕望,說道:"和尚一定聽公子教誨,仔細研究佛法."心中卻對自己說的話也表示懷疑.

楊悅見他肯聽自己的話,

桃園全套個工

大喜說道:"和尚,浪子回頭金不換,如若果真如斯,反而是大大的造化.聽說和尚正為玄奘法師收拾整頓西行的地輿志,不知怎麼樣了."

辯機見楊悅問到著述,精神為之一奮,說道:"公子對和尚認真了如指掌,第一卷已寫成,寫的是師父從阿耆尼國到迦畢試國的經歷;正待寫第二卷."

楊悅聽了悠然向往,說道:"‘大唐西域記」.和尚有幸能寫為玄奘法師收拾整頓此書,十分的了不起啊."

“大唐西域記?好名字."辯機說道,"和尚正為書名發愁,公子畫龍點睛,即朴實無華,又十分貼切,明日便向師父問來,便用《大唐西域記》作書名,師父知道是公子起的名字,必然十分的興奮."

楊悅一愣,心道:"我起的名字?天

桃園全套個工

,’大唐西域記」原來是我起的名字.哈,早知道乾脆叫’西紀行」,後人對這個名字叫的更響亮啊."

楊悅與辯機談的投契,竟然不知不覺日影已斜.楊悅感到腹中飢餓,看看早已過午,笑道:"和尚好沒目力眼光,只請吃茶,想要餓死朋友不成?"

辯機見楊悅說話直截了當十分有趣,心中對楊悅更加親善,聽楊悅說笑,不由笑道:"是和尚怠慢了.與公子談話,如坐東風,竟然忘忽所以."

楊悅笑道:"只怕是和尚怕請

桃園全套個工

我吃飯,故意忘了吧."

桃園全套個工-外約小姐汽車旅館打炮

桃園全套個工

友善,正要摸索他是否聽到武照的話,便點點頭,說道:"正要謝過和尚."

楊豫之與武照自去

桃園全套個工

玩,楊悅與辯機到當日所在的"兜率宮"水榭中喝茶.

辯機說道:"當日與公子在此吟詩作對,和尚心中已十分仰慕公子之纔."楊悅笑道:"和尚的纔華比公子要高出很多,何必自謙."

辯機搖搖頭說道:"和尚

桃園全套個工

向來矜持纔貌風騷,一向不曾佩服過誰.到目前為止,卻有二人是和尚誠心敬佩的人.公子可願聞其詳."

見楊悅點點頭.辯機繼承說道:"一個便是師傅玄奘法師."

楊悅點頭道:"玄奘法師乃是無上智者

桃園全套個工

,不管纔華,情志都是千年不遇的人物.我對玄奘法師也十分的敬仰."

辯機當日見楊悅不肯拜在玄奘法師門下,認為楊悅年少輕狂不將玄奘法師放在眼裡.心中固然以為楊悅有纔,卻也不免太過持纔狂傲,本日見楊悅如斯說,反而有些希奇.但見楊悅語出真誠,不似作偽,於是問道:"既然如斯,公子為何反而拒絕法師的好意?"

楊悅見辯機如斯說,知他不知自己是女子,心下大定,嘆道:"實是有不得已的苦衷.眾人不明其因,反而讓在下利用了法師的名氣,以至於謬傳謬誤,認為在下贏了法師.每想及此,心中老是萬分愧疚,過意不去.本應當面謝罪,只怕法師不肯理會.和尚如若見到法師,還望代為公子轉達心意."

辯機點頭道:"玄奘法師向來不將名利放在心上,對公子更是大加贊許,沒有半點求全之意.公子之請和尚定當轉達."

楊悅聽了大喜,說道:"法師

桃園全套個工

真乃方外高人,反而是公子以小人之心度佛心了!"

辯機將茶煮好,高陽公主不在,本不想賣弄分茶分段.楊悅卻對此念念不忘,請辯機一展身手,辯機見楊悅少年心性,也十分自得,便又為楊悅表演分茶.二人吃茶便聊……

辯機又道:"公子,可知和尚第二敬佩的人說誰?"

楊悅搖頭說道:"願聞其詳."

辯機說道:"便是公子你."

楊悅正一口茶含在口中,見辯機如斯說,差點噴了出來,笑道:"和尚,我有什麼可以讓你敬佩之處?"這些日子楊悅聽人的贊揚聽了不少,先前見辯機由於高陽恨不得吃了自己,沒想到他也趕流行,敬佩起自己.

辯機正色道:"公子,和尚並非說笑."

楊悅問道:"若論纔學,和尚不輸於我;若論樣貌,和尚風騷纔俊一時無二."

辯機說道:"公子之詩文纔

桃園全套個工

華,和尚或許可與比擬一二.但公子之樣貌,和尚卻萬萬不及.然而令和尚敬服的並非這些."

楊悅奇道:"那是什麼?假如是佛法,在下幾乎是半點不懂,更加比不上和尚."

辯機面有愧色,說道:"公子的德操,是辯機瞠乎其後之處.令和尚不敢仰視."

楊悅見他如斯說,已知他指的是對待高陽公主的事兒.心想,只是你不知我是女人,假如我是男人只怕面臨高陽公主的風流也受不了啊.當下微微一笑道:"和尚謬贊了."

辯機卻萬分誠肯地說道:"公子送和尚的詩,和尚深有感悟,只是……"辯機說的是楊悅送給他的"佛前紅鸞動,公主入夢來,本為方外人,何必惹塵埃"四句詩.

楊悅見他終有所悟,趁機說道:"和尚若能有所悟,認真是再好不外."

辯機苦笑道:"和尚豈不知

桃園全套個工

公子好意,只是苦於無法自拔."

楊悅搖搖頭,同情地說道:"和尚為情所困,對麗人一片癡

桃園全套個工-優質外送茶

桃園全套個工

楊悅自從贏了比賽,申明遠播."長安公子"的大名轟動整個長安城,不時有人慕名來訪.武府比平日熱鬧了很多,整日人來人往絡繹不絕.楊悅也因此結識了不少人,包括前些天為她決斗助威的太學生以及很多學士紳士.

武元慶武元爽倆兄

桃園全套個工

弟見楊悅名聲更響,更不敢來招惹她.武家上下對楊悅又敬又怕,不敢對楊悅說半個不字.

武照,武眉兒等內府女眷,平日與楊悅相善,如今更加為她興奮,個個樂的合不籠嘴,像過年一般.只有楊夫人自始至終不悲不喜,反而讓人琢磨不透.

應酬多了,時間一長,時而有一些肖肖之徒自認為風騷纔俊來登門造訪.楊悅逐日打發這些人,厭煩起來.楊豫之多日不見武照,央求楊悅帶武照出來玩.楊悅也正要躲避這些"纔子".便逐日帶武照與李豫之一起游玩,或游園或拜寺.將訪客丟給武元慶,武元爽哥倆應酬.見楊悅讓武家名聲大皂,熱鬧不凡,這哥兒倆現在看楊悅是越看越順眼兒,對楊悅言聽計從.

在楊悅的調教下,

桃園全套個工

楊豫之這小子越來越開竅,時不時搞些浪漫的手段,武照對他好像也越來越迷戀,二人陶醉在甜美的愛戀之中.楊悅的任務是帶武照出來,其餘時間交給楊豫之.她自己四處游走,得意其樂.

這日,楊悅三人又到弘福寺玩兒.楊豫之指著當時比賽的道場,向武照仔細描述楊悅當日如何大勝柴令武的事兒.武照聽得津津有味,聽說楊悅如神仙一般從道場上飄然而下,奇道:"姊姊什麼時候有這等身手?"

楊悅笑笑:"隱士自

桃園全套個工

有妙計."楊豫之說道:"開始我也認為大哥仙人附體了.後來纔發現……"

楊悅敲一下他的腦殼兒,止住他示意他不准說.武照追問楊豫之怎麼回事.楊豫之看看楊悅,嘻嘻一笑道:"說與照妹妹又何妨,是李道長在裝神弄鬼."

楊悅佯怒道:"見色忘義,算什麼兄弟."楊豫之作個鬼臉道:"反正照妹妹不是外人,我知道也便是照妹妹知道……"

三人正說笑間,只聽

桃園全套個工

身後有人說道:"原來如斯."

三人回頭看時,這纔發現身後站著一人,竟然是和尚"辯機".楊悅不由惱怒的慎了楊豫之一眼,不知辯機什麼時候來到,聽沒聽到武照叫自己姊姊,心下惴惴不安.

辯機向楊悅合什道:"公子可願再喝和尚一杯茶?"

楊悅想起那日也是利

桃園全套個工

用了辯機不少,對這和尚本也心存

桃園全套個工-熱情俏護士

桃園全套個工

我摸她的時候,她在幫我脫浴巾,很快我們就赤裸裸的抱在一起。接著她要我躺在床上,我就躺到床上,不知怎麼我的小弟今天就是硬不起來(可能是心裡擔心性病),還是軟軟的,她用雙手幫我套,可是套了良久,一點都沒反應。我說用嘴,於是她就趴在我

桃園全套個工

的下半身,把我的小弟含進了嘴裡啜了起來。我的小弟在她賣命的吸啜下,終於有了反應,很快在她的小嘴裡爆滿,她微笑地看著我,我知道她那是勝利的微笑。

我撫摸著她的軟發,她再繼續幫我吸啜,溘然她停了下來,問我要不要享受「冰火九重天」?「冰火九重天」這個名詞我是在《玉蒲團之官人我要

桃園全套個工

》中聽到的,沒想到今天讓我碰到了,當然不能錯過機會,我就說要,於是她就出去了。

很快她又進來,手裡多了幾隻紅辣椒和一個碗,裡面有幾塊冰。她讓我坐到床沿上,看她把幾塊冰含到嘴裡,然後拿了枕頭墊在膝蓋下,跪在我的眼前一口將我半軟的小弟含到嘴裡。「噢--」我立馬感到一陣冰涼,我的小弟好像反而小了一點。

很快地她開始吮吸起來,我可以

桃園全套個工

感到她嘴裡的冰塊在我的小弟上摩擦,漸漸的小下去,直至沒有,但是她的嘴裡依然很凍!不過我的小弟有點適應了,開始有點發威。她在幫我吹的時候,眼睛始終看著我複雜的表情變化。

很快我感到她的嘴裡已經不涼了,她好像很识相,站起來笑著問我:「感覺怎麼樣?」我一連說了三個「惬意」。她咯咯的笑了,笑時,乳房

桃園全套個工

一抖一抖的,看的我直髮騷。

桃園全套個工- 清純學生

桃園全套個工

去年11月底,我被公司派到深圳辦事處工作,負責銷售工作,辦事處還技術支持阿斌和主任阿堅,阿堅由於在深圳有一段時間了,所以我和阿斌有什麼不知道都問阿堅。

有一天,公司的技術部田經理出差到深圳,就住在我們辦事處

桃園全套個工

,儘管不是一個部門,但是由於是我們的上級,因此我們要招待他。我們在海景吃了晚飯,已經20點了,阿堅說去打保齡球,一打打到22點,阿堅又說去桑拿,桑拿結束已經24點了。

我們回辦事處,铺排了田經理睡覺,我和阿斌沖完涼在看英超。阿堅出來問我們下面是不是堵得慌,阿堅說:「我們去打炮吧!」阿斌天然反對,儘管我知道深圳的雞良多,但是我也知道深圳的性病也良多,但是他們既然都去,我只好也同意了。

於是我們打的到了下沙。儘管已經1點了,但是街上人還是良多

桃園全套個工

,中年婦女特別多,見到人就喊老闆到她家喝茶。阿堅打了個電話,很快,我們被一個和阿堅很熟的中年婦女領著走,我們拐了好幾個彎,終於到了一幢樓前。

我們進了樓,走到大概三層我們進了一個套房,大廳裡坐著五、六個女孩,我瞟了一眼,長得一般。很快我們一人選了一個,輪流沖了涼,進了房間。

我選的那個女孩長得普普通通,不過看樣子不到20歲,有點胖,我喜歡略微豐滿的女孩。披肩發,沒化裝,感覺有點害羞,我更

桃園全套個工

感覺她有點想我的第一個女朋友──阿宇(詳見《我的大學》)。我們裹著浴巾進了房間,我就把她的浴巾脫了摸她的乳房,她的乳房不大,不過也不算小,還很好,很有彈性。